幹嚼茶

福音傳錄書

那麼可怕的嗎!!!!

太可愛了!

犼族古狼:

其实我很喜欢这对bg的!两个可爱的小天使www早恋万岁\(≧▽≦)\
p3是欠了麦咖咖n——久的雷总

蛤蛤蛤

西瓜病毒:

它,这个鲷鱼烧就是我啊!
(你在画什么)

可爱!

爆豪颓颓子:

私设一下(ooc)(从微博复制过来了)
没有见过出久那样鲜活的吸血鬼((

咔酱可能是平时看上去比较优雅的血族?因为是血族的自我修养……(x)私底下还是很爆炸面对出久更爆炸嗓门更大 打架起来完全没有血族优雅的感觉()反而有种大魔王的迷之残暴感()

来到新的住地后的咔莫名其妙被某个绿毛人类缠上了()在一顿意义不明的纠缠之后,咔超生气地把这个人类变为了同类(瞧我这暴脾气.jpg)

咔并不会杀人,因为处理起来很麻烦🙄
出久也不会杀人因为他是个好孩纸
我脑得很开心 不知道雷不雷

PS.朋说想撕西装裤
我也想(滑稽


“我接下来说的话你都得好好听,不能暴露我们的行踪你知道了吗?”
“知道了……”
“知道了吗?!回话都不会吗?!?你到底有没有听老子说话啊??”
“小胜……被听见了啦!”
“什么啊?!”
“呜哇——” ​

moc:

CP全部爆豪右

P.1~2 :小勝好辣

P.3~4 :出勝

P5.~6:切爆

P.7~8 :轟爆

P.9~10:蘆爆


自己愛的CP自己畫,全部都是爆豪受

有雷自行迴避

【出勝】blindness hero 04

yours木由:

01  02  03


※25+職業英雄出勝,出勝only不逆,真的是出攻 


※有狗血私設,一方非永久失能設定有,雷者慎點


※很煩,很OOC


※好想摸魚呀


————


04.


他們兩個不知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手牽著手走在大街上。


也許是對時常成為爆炸源的爆豪的手心存畏懼,也許只是單純覺得親密的手指相接不適合他們,綠谷只是極輕地握著爆豪的手腕給他領路,起著導航的作用。他忽然覺得自己比起引路人來說可能更像爆豪的導盲犬。


二人一前一後的走著,街燈的冷光把他們的影子拉得很長更長,兩道黑色的陰影交疊在一起看起來甚是親密,忽略冷著場不說話造成的幾分尷尬,倒還真有些小時手拉手去探險的兩個孩童的感覺。只是這一次走在前面的並不是那個孩子王,而是從來落後半步的愛哭廢物。


“小勝。”


“幹嘛。”


綠谷出久開口後才發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問什麼,沒想到爆豪卻立刻回應了他。他只得生硬地把聲音提高了一個度,清了清嗓子道:“……你真的什麼都看不見了嗎?”


“無聊的問題。”


“那強光直射呢?”


“感覺得到。”


回答得好快,而且真是簡明扼要。綠谷在心裡默默歎氣,但很可惜他無法對現在爆豪的處境感同身受,只能好心把腳步又放慢了點。但這一明顯多餘的舉動立刻招來了身後爆豪煩躁的低吼。


“你他媽跟個蝸牛似的走那麼慢是要幹嘛?!別把老子當殘疾人對待!只是暫時看不見罷了!”


即使是步伐快慢這種微小之處,對外界信息敏感的爆豪也能立馬感受到綠谷細微的動作變化,一想到這是廢久對他的特殊“體貼關照”,就讓他惡心得渾身難受。細小的雨點打在裸露在外面的肌膚上,加上不間斷吹著的涼颼颼的風,使爆豪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雖然想立即大發雷霆,但考慮到可能造成半夜擾民這一情況,爆豪盡力壓低了自己的聲音,“老子已經說過一次了,不管這破個性以後能不能消除,就算是老子瞎了一輩子或者只能用輔助器材看東西,對老子的心理都沒有任何影響,總之輪不到你廢久來假惺惺地做出憐憫的樣子!”


爆豪這示威似的一番話,讓綠谷想起多年以前麗日御茶子曾經認認真真做的分析。爆豪也許是害怕綠谷——麗日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所以爆豪同學才對你那麼粗暴的嗎?圓臉的女孩歪著腦袋困惑不已,就像想用大嗓門嚇跑天敵的動物一樣。


想到這裡綠谷停下了步伐,害得身後的爆豪也急剎車一個踉蹌。


“那小勝想要我怎麼做呢?把你甩開然後留在這裡嗎?”綠谷沒有接上爆豪的話與他爭吵,而是冷靜反問道,“如果我鬆開你,你能怎麼辦?你能瞎著眼睛找到回家的路嗎?”他很明白這種例如“你不要同情我”“我才沒有同情你”之類無謂的爭吵下去不會有結果,更不可能打架解決——他們也不是當年會半夜跑去私鬥的高中生了。


但是理智思考是另一回事,從小到大,遇到對方的事,他們兩個總是不能雙方同時以平常心對待。


綠谷放開爆豪的手腕,轉過身去面對著他的臉。街燈的照射之下顯得尤為蒼白的爆豪的臉上,幾塊輕微的青紫擦傷顯得格外的清楚。


“小勝,如果我現在自己走掉,你打算怎麼辦?”綠谷問道。他有些欣慰地看見爆豪雷打不動的表情閃過了一絲名為迷茫的裂痕。非常慶幸,爆豪勝己從來都是個明事理的人。的確,他現在雙目失明外加斷了一條胳膊,即使再不願意,也不得不承認綠谷是為了他好。他現在的狀態說好聽點是戰鬥力減弱了,說難聽點是根本沒有戰鬥力,就更別說以這樣的狀態面對可能發生的突然敵襲了。


看到情勢好轉,綠谷順著話頭繼續說:“我沒有要同情你的意思,這只是對傷病患基本的體諒和尊重罷了。”


“小勝,你別怕。”


不要害怕失明。不要害怕我。


綠谷看向爆豪的眼睛,他不知道爆豪有沒有聽懂他的兩重意思,那雙深紅色的明亮眼瞳在黑夜中也很清晰,看透了一切般的視線直直地回盯著他讓他有些心慌。


但綠谷分明知道其實對方什麼也看不見。


他也不太明白自己在心慌什麼。


“……剛才只是假設,我不會丟下你的。”綠谷終於又擠出了最後這句話,他總覺得氣氛有些不對頭。不再等回復,他重新拉起爆豪的手向前走,不同的是這次他選擇握住了爆豪的手掌。


爆豪只感覺手心傳來比剛才手腕被抓住還要高出一截的溫度。他曾經一度很迷戀發動爆炸時力量湧動的滾燙,但從人體肌膚接觸傳遞過來的溫暖顯然和爆炸是兩樣東西。人體的溫度有這麼高的嗎?爆豪產生了一絲恍惚,他低頭向熱度傳來的方向看去,卻徒然地看到一片漆黑。


還是什麼也看不見,爆豪隱隱約約嗅到綠谷身上傳來的淡淡雪松香氣,他突然發現自己無比懷念廢久那張長著雀斑的蠢臉。


今天還只是他失明的第一天。


————


綠谷思考再三還是決定先把爆豪帶到自己家去。


沒開燈的公寓黑漆漆一片,只有被雨水沖刷得模糊的玻璃窗透過來些許扭曲的街燈亮光。黑暗總是讓人感到盲目又孤獨,按下電燈的開關,綠谷的心情終於舒暢了些。


室內的溫度比室外高了不少,綠谷幫忙把爆豪身上的外套取下來掛好,又囑咐他暫時先不用脫掉靴子直接進門就可以。但是看著乾淨的地板被髒兮兮的靴子踩出幾個黑色腳印,綠谷的心還是刺痛了一下。


領著爆豪坐到沙發上,綠谷看了看手錶,已經是凌晨兩點半。雖說很晚了,但是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睏意,可能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讓他的大腦一時半會無法平靜。


“小勝吃飯了嗎?”他開口問道。爆豪倚在靠枕上,閉著眼睛顯出一副疲倦的神色。“你覺得我可能吃了嗎?”


“那你要吃東西嗎?我這裡還有蛋包飯……還沒吃過的,”綠谷想了想,坦誠地說,“是點的外賣。”


爆豪搖了搖頭,答非所問道:“廢久,開電視。”


時值深夜,連街道上的行車都已經變得稀疏,也或許是隔音效果太好,空氣靜得可以聽見插線板里傳出的細小的滋滋電流聲,綠谷這才感覺到屋子裡冷寂得過分。電視是從之前的住所搬來的,搬家過來前它也是積了厚厚一層灰,綠谷猛然發覺自己自從換上智能手機后,也許已經好幾年沒有碰過電視了。


屏幕亮了起來,無聊深夜檔節目的女主持人刺耳的聲音嘰嘰咕咕地瞬間充斥在房間裡,卻意外沒有平日里聽起來那麼惱人,反而熟悉親切得如逢老友。


屋外的雨下得越來越大,雨滴敲打的聲響連續又輕快,甚至有要蓋過電視聲音的趨勢。爆豪閉著眼睛,呼吸平穩又安靜。可能是終於有了身處日常生活的實感,平日里常常皺的死緊的眉頭也沒有再糾纏在一起。綠谷落座在旁邊,不知道爆豪是在小憩還是在專心聽電視節目,猜想前者的可能比較大,於是他索性從沙發上站起走去廚房。


當飯的溫暖熱氣在房間裡擴散開時,綠谷才又感覺到了飢餓感從胃裡翻騰了上來。用翻炒來進行二次加熱后的蛋包飯已經完全碎掉了,但味道還是毫無疑問的。綠谷將熱好的飯盛進碗裡,深思熟慮之下配了把勺子端到爆豪的面前。“小勝,吃一點吧。”


爆豪聞言微微睜開了眼睛,朝著綠谷的方向瞟過去,当然这樣對他來說意義並不大。


“那我先幫你把飯放到茶几上……小勝用左手能夠吃嗎?”茶几的高度有些矮,綠谷把爆豪扶到地板上坐下。“抱歉,地上挺涼的,可是我家還沒有買坐墊。飯的味道應該不錯,因為不是我做的……”


他絮絮叨叨地補充說明著,將手中的勺子塞到爆豪手裡,“那我先去你家幫你拿今天的換洗衣物。”


爆豪還是沒有應答,自顧自地開始吃飯。左手雖然是非慣用手,但區區勺子還是不難用的,只是雙眼看不見帶來的麻煩使他的動作有些遲緩和笨拙,雖然不至於吃不到嘴裡去,但是手抖導致撒出來飯粒足夠使爆豪感到非常不悅。


綠谷盡量不去看爆豪笨拙的樣子,怕笑出聲還是怕難過哪個原因佔得更多他也不清楚。他在爆豪脫下的外套里摸索了兩下,輕鬆地在右邊的內側口袋找到了一串鑰匙。關上自己家的門,綠谷出久孤零零地面對著漆黑的走廊,才發覺喉嚨都乾了。一晚上又是他自己一個人在念叨個不停,小勝雖然格外安靜但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話。爆豪說不怕肯定是假的,但他也只能盡量用平常的方式去對待爆豪。除此之外沒有什麼好做的。綠谷出久苦笑著,歎出了今天的第無數口喪氣。


爆豪勝己生活習慣優良,所有的當季常換衣物都在衣櫃里整齊劃一地疊放著。並且他的衣品極好,與鋼鐵直男T恤派的綠谷截然不同。綠谷哭喪著臉在大衣櫃里挑了半天,灰心地覺得自己搞不好會選到所有爆豪覺得最醜的衣服。但最終考慮到平時爆豪的家居裝束,綠谷靈機一動,從衣櫃下層抽屜里拽了件黑色工字背心出來。


“果然小勝買背心是買複數的啊……”綠谷看著抽屜里疊好的好幾件同樣款式的背心吐槽道。


綠谷提著洗漱用具和換洗衣物重新打開自己家的大門時,電視節目還在大聲吵鬧著。桌上的碗已經空了,而借住的客人正以一個相當不客氣的姿勢躺在了沙發上。自己明明回來挺快的,綠谷想,爆豪這樣直接一身泥往沙發上一倒的結果就是明天得早起刷沙發——萬幸的是自己沒有潔癖。


“小勝是打算明天起來再洗澡了嗎?畢竟打了石膏太麻煩,”綠谷說,又補充道,“呃,已經是今天了。”意料之中的第無數回沒有得到回復,綠谷也沒有過多在意。


“小勝睡著了嗎……?那明天早上我再叫你吧。”


電視的屏幕熄滅了,沒有人說話的屋子又歸為一片寂靜。過了一會兒從浴室里傳來了水聲,那是綠谷在洗澡。最後傳出綠谷關上房門的聲響,之後什麼動靜都再沒有了,只剩爆豪勝己面朝里側躺在沙發上,徒然睜著什麼都看不見的眼睛發呆。


————


忘記在前面放超鏈接了!!


我在幹什麼啊!!!!!我在寫什麼啊!!!!


我摸了好多好多的魚!!把車都提前寫好了,我真無聊!!


拖了好久好久不過最近的確有點忙,我快困死了,寫的東西都沒來得及捉蟲還請大家不要打我……(


新ed真好ya出勝快結婚

茗子是卡酱的耳钉:

丢哥的十杰paro十分戳我!原文地址:http://princelost.lofter.com/post/32b3ad_f45299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