幹嚼茶

福音傳錄書

HCL:

lof更图频率也太低了(((

想畫出勝,提筆就是出茶或者勝茶。

IQ2左右的出勝。出視角

爆豪寶寶 (1):

非常感謝作者蛸一太太的授權!分享一篇出勝同人,續篇勝視角 。原作推特的鏈接在這裡 可以關注作者點贊❤  追記:太太的P站也上傳了,鏈接在這裡 可以打分支持
















IQ2左右的出勝。勝視角

可愛嗚阿阿阿阿阿阿

爆豪寶寶 (1):

非常感謝作者蛸一太太的授權!分享一篇出勝同人,接前篇出視角。原作推特的鏈接在這裡 可以關注作者點贊❤  追記:太太的P站也上傳了,鏈接在這裡 可以打分支持


PS如果有翻錯的地方歡迎指出>u<以便在發微博前得以改正


















入手了出勝本,高興。
(內心:我uhjdsmhipndhs)

氣象神新生的雙子☆
弟弟夏至!哥哥就是冬至,性格完全不一樣,夏至其實怕熱,冬至怕冷,看起來陽光的冬至其實離人類很遠,冷漠的夏至離人類是很近的噢!
兄弟兩個一起睡的場面真想看看呀(人˘︶˘*)♡

這髮型挺別緻(呸)

再說一遍 再給我推薦出右,我就手撕了你這lof!!!
我吃什麼都給我推對家!!!!

再也不要cp了,我接受不了

我的英雄學院|失物招領(完)

小裤裤咳咳

子夜灯烟:

CP: 出勝


note: 這是一個被綠谷目擊爆豪拿著女生褲褲的故事。失敗的搞笑向。


        站在盛夏炎熱的空氣中,陽光太過明亮,氣流因為受熱擾動,在眼前形成彷彿海市蜃樓般的眩目景象。走出建築物陰影遮蔽的範圍,皮膚便無法控制地往外冒汗,爆豪勝己抬手用袖口按了按額角,抹去沿著額線流下的汗水。除了直接受到陽光曝曬的頭頸之外,他的掌心裡也因為環境的熱度,滲出一片濕意。


        手汗雖然是他華麗而強大的爆炸力量來源,但有時候過多的汗液反而造成一些困擾。爆豪將手伸往肩上的書包摸索一番,裡頭平時放著手帕,當他的指尖一觸到柔軟的布料,立刻一把抽出,握在掌心裡擦拭。


        才摩擦兩下,爆豪就發現哪裡不對。作為一條手帕,這質地太過絲滑輕盈,細膩得不像是他印象中吸水力佳而有些粗糙的純棉質感。


        他攤開手心,入眼的是粉嫩可愛的藍色底與水玉花樣,在明亮的光線底下折射出緞面的光澤。


        爆豪愣住,這樣式很陌生,不是他的手帕。當他將用指尖捏起手裡布料的一角,將揉皺的布料攤開,顯現出它真正的形狀時,爆豪感覺自己的腦袋也在那瞬間爆炸了。


        「這什麼……」


        那是一條女孩子的小褲褲。


        為什麼他的書包裡會有女生的褲褲?這又是誰的褲褲?為什麼要放到他的書包裡?那麼褲褲的主人現在豈不是──


        疑問一個接著一個冒出,每個問題都在爆豪腦內引發一場小型核爆,他感覺有什麼正從臉上瘋狂淌流而下,緊張地用手臂抹去,還好只是一手的汗。


        爆豪稍微冷靜下來,除了探究「為什麼」之外,眼下還有更重要的問題得解決。


        現在該怎麼辦?該放回書包裡,還是丟掉?放回去要幹嘛,難不成帶回家嗎?真是變態。或者應該拿去丟掉?該丟去哪比較好?萬一被人看見怎麼辦?


        ──對。爆豪發現關鍵。絕對不能被別人看見他拿著一條小褲褲,不論那是誰的,他都會被當成偷女生內褲的變態,毫無辯解的餘地,根本不會有人相信他對小褲褲的出現一無所知。


        一旦想通最嚴重的問題癥結,爆豪立刻知道該怎麼做,首先要確認沒有人看見這一切──


        「……小勝?」


        媽的。


        媽的。


        媽的。


        綠谷出久就站在他身後不遠處,距離不是很近,但絕對能把自己手上的東西看得一清二楚。綠谷睜著一雙大眼,眼裡充滿驚懼不定,目光在爆豪臉上和手上慌亂地游移。


        爆豪立刻一陣暴怒。一如任何時候遇上綠谷一樣,他幾乎是吼出聲來:「廢久你幹嘛跟著我?鬼鬼祟祟、一聲不吭,你是跟蹤狂嗎?還是變──」


        「你手上拿的……那是什麼?」


        綠谷一個微弱的問句就像某種消音咒,瞬間截斷爆豪的罵聲。爆豪沒能吼完最後的咒罵,因為現在的自己更像是個「變態」。


        「什麼……什麼?」連自己都難以解釋,爆豪難得地無法用任何惡毒的話做出反擊。


        「那是、女生的……那個……」綠谷咽了口口水,連說出那個名詞都覺得害臊。


        「喂!廢久,你不要擅自下定論,這跟我無關,我什麼都不知道。」


        綠谷看著爆豪的目光由驚疑漸漸轉變為擔憂,「小勝……」


        「你那是什麼眼神?啊?!」爆豪捏起拳頭,又因為意識到手中還抓了什麼而快速鬆開。「廢久,信不信我揍你!」


        這樣的爆豪勝己還真是第一次看到,明明很生氣的樣子,但又明顯能看出暴躁與怒氣已經掩飾不了他的緊張和不知所措,綠谷感到很意外,爆豪的言語暴力忽然失去了以往的威嚇力,原來都只是虛張聲勢。


        對於綠谷的默不作聲,爆豪只當他像過去一樣被自己唬住了,他冷哼一聲,邁開腳步往反方向大步走開,在與綠谷擦身而過的瞬間,本想伸手按住他的肩頭,威脅幾句:「你要是敢說出去,廢久,我會讓你死得很難看。」


        然而,爆豪的伸出的手竟摸了把空,綠谷斜側過身避開他的觸碰,他手上只來得及輕輕擦過綠谷制服的一角,什麼也沒抓到。


        「如果,我不答應呢?」


        爆豪用力扭頭,不可置信地瞪著綠谷。


        他看見綠谷手上多了一隻手機,然後「喀嚓」一聲,按下快門的音效。


        「廢-久-」爆豪往綠谷衝去,大吼:「你這王八拍什麼照!!!


        早有準備的綠谷躲開爆豪的攻擊,他一手打著阻止的手勢,一手高舉手機,語調意外地平靜:「我只要按下一個鍵,照片立刻就會傳到我們班的群聊,到時候那個、嗯……那件那個究竟是屬於誰的,很快就會水落石出呢。」


        像是對於綠谷的反擊極其意外,爆豪的雙眼瞪得極大,幾乎要撕裂眼眶,其中一手手掌已經發出火星微爆的「劈啪」聲。


        「我勸你最好不要衝動,小勝。」綠谷退開兩步,拉開彼此的距離,防備著對方的突襲。「我雖然打不過你,不過在你動手之前按下『送出』還是做得到的。」


        「……」


        爆豪勝己並不愚蠢,他很快對自己的處境做出正確的判斷:他被要脅了,而且處於極端不利的位置,把柄握在敵人手上,自己一點籌碼也無。


        「你想怎樣?廢久。」


        「小勝從來都沒有好好聽人說話,像這樣詢問我的意見,這還是第一次呢。」綠谷緩緩地道,嘴邊浮起一個笑意,分不清是真心還是挖苦。


        「廢話少說!」爆豪握拳,掌心裡的星火捏熄在手裡,熄滅的瞬間細小的火燙在皮膚上,有些刺痛。「你這傢伙到底想怎樣?」


        「禮貌。」


        「什、什麼?」


        「小勝,說話要有禮貌,好好稱呼別人的名字。」


        「……」


        綠谷是認真的,他朝爆豪揚了揚手機,暗示現在的爆豪是沒有選擇權的,只有服從。


        爆豪幾乎咬碎一口牙,喉間滾著有如獸般的低狺,擠了半天才破碎地道:「……綠……谷。」


        「還有名字。」


        喊完綠谷的姓氏,爆豪立刻閉緊嘴,彷彿這輩子都不願意再開口說話。他就這樣以沉默跟綠谷對峙了一陣子,正當綠谷以為這就是爆豪的底線,再逼他他也不會有更多配合了,爆豪的嘴裡忽然咀嚼般地含著幾個音節:「……久。」


        綠谷沒聽清楚,「什麼?」


        「你是耳聾嗎?出久!」


        耐心一下用罄的爆豪又朝綠谷大吼,然而他最後喊的是綠谷的名字。


        不是惡搞的綽號,不是諧音梗,也不是綴上一串罵人的髒話,是真真正正的、自己的名字,與怒吼的音量一齊往自己擲來。有多久沒有聽見爆豪好好地說出他的名字,回憶裡能夠想起的,大概只有幼時與爆豪第一次的相識,在自我介紹之後,試著唸著彼此的名字的那次吧。那個時候的爆豪也就喊了那麼一次的「出久」,而他則是反覆唸了好幾次對那個年紀的自己而言還不太能好好發音清楚的「勝己」;從小就個性頑劣的爆豪很快就給他起了「廢久」這個綽號,而他對爆豪的稱呼,最後卻變成親暱的「小勝」。


        一個意義巨大的稱呼,一下子太多回憶和情緒湧上,綠谷一時之間竟說不出話來。


        他耽陷自我思緒的時間並沒有太久,很快便察覺爆豪想趁著自己分神搶奪手機,即時做出反應。要是過去的他一定躲不掉,手機大概會凶多吉少,而且自己鐵定會挨一頓飽揍;不過,現在的綠谷在體能及各方面都有長足的進步,爆豪的確是很強悍,但他也不見得會處處落於下風。


        綠谷再次揚起手機,宣示自己握有的優勢。有效地阻止爆豪進攻的意圖,只能恨恨地停在原地,維持一個準備揍人的姿勢,那表情就像是如果眼睛能夠發動「個性」,肯定早就從雙眼噴射狂暴的爆焰,將綠谷炸得屍骨無存。


        綠谷暗暗嘆了一聲,這樣下去只是逼得爆豪失去理智拼上一戰,他得想個辦法化解現在的僵局。


        「先別管照片了,小勝,」綠谷反問:「你打算拿你手上那個、呃,怎麼辦?」


        彷彿剛剛都沒想起這回事,現在才又反應過來自己手中握著的究竟是什麼,爆豪不安地看了一眼手裡那條小褲,腦海裡班上女生的臉一一飛過──其中有些很模糊,有些好像還是B班的──,他的怒氣一下分散不少,漲紅的臉還勉強可以自我解釋成給白癡廢久氣的。


        「關你屁事!白癡廢──」


        「禮貌。小勝。」


        「……」


        爆豪安靜了。不知為何,綠谷心裡隱隱期待他會補上一次正確的呼喚。然而他沒有等到。


        「我猜小勝想要找個地方偷偷丟掉吧。」綠谷說,「我覺得不好。」


        「你說什麼?!」


        「聞就知道了。」


        「……啥?」


        爆豪露出一臉不可置信,沒有怒氣的。他簡直不敢相信眼前這個認識十多年的傢伙究竟說出了什麼驚世駭俗的話。


        話說出口的瞬間綠谷就知道糟,他說得太快了,聽起來就像個變態一樣。而爆豪看自己的眼神也透露了一樣的意思。變態。


        「不不不小勝我不是那個意思──」綠谷急忙補充,「我是說、我不是叫你聞……我的意思是、小勝你的手汗都沾在上面了,就算拿去丟掉,被別人發現的話,硝酸甘油的味道很容易就指向小勝你啊。」


        「……可惡!」小褲褲捏在手裡太久了,確實一如綠谷所言,爆炸能力來源的硝酸甘油早已滲入布料,不論丟到哪裡這東西都太過顯眼、也太讓人起疑,被發現的話鐵定會視為犯罪預備的線索檢視一番,那麼,硝酸甘油那股微甜又帶點刺激的氣味,就會洩漏自己曾經拿過的事實。


        「我有個想法,」


        「你有什麼狗屁想法趕快給我吐出來!」爆豪怒道。綠谷在開口之前,定定地望著爆豪,暗示需要一個前提。爆豪「呿」了一聲,又道:「……說吧,出久。」


        「燒掉吧。」


        「啥?!」


        「燒了它,沒有人會知道這件事。」


        綠谷說的沒錯。只要燒了這件小東西,就不會留下任何證據,也無從回溯。最開始念頭沒有往這裡去是因為這是別的女孩子的東西,別人的東西沒什麼好顧慮的,但這是女孩子的……仔細想想,那又怎樣?只要不要被發現自己像個變態一樣,拿著女生的小褲褲擦手上的汗就好。
燒了就沒有人會知道這事,除了──


        「沒錯,」


        手掌攤開向上,掌心燃起一撮細小的火焰,焰苗捲上那片藍色水玉花樣的布料,然後在手心的範圍裡膨脹成一個小型的爆炸。


        「只要燒了就沒人知道了。」


        爆豪甩了甩燃盡後的灰燼,再次舉起手,這次火焰的方向對準綠谷。


        「呃、小勝……?」


        「多謝你的提醒啊廢久,只要把你也燒了就再也沒人知道這事了!哈哈哈哈哈!」


        「嗚啊啊等等等等一下!小勝你冷靜一點,這不一樣啦!你這是殺人,根本瞞不住啊啊啊──」


        「閉嘴!廢久給我站住!!」


        「笨蛋才會停下來啦!小勝大笨蛋!白癡!噫、好燙……!」


        爆豪就像忘了照片的要脅似地,追著綠谷直到出了校園為止,禁用「個性」的限制很快就讓綠谷逃得一乾二淨。他在綠谷身上留下幾處燒燙的紅腫與煙燻的痕跡,不是很嚴重,跟之前幾次交手比起來,或是跟更小的時候比起來,都輕巧多了。爆豪實在不是任人威脅宰割的料,所以最後翻臉變成你追我跑的結局,綠谷毫不意外。


        他的手機裡存著那張威脅用的照片,爆豪與自己錯身而過又扭頭面對他的瞬間拍攝下來的影像。其實並沒有真正拍到爆豪手上拿了什麼,情急之下爆豪也沒仔細確認,如果給爆豪知道了那只是一張普通的照片,自己絕對會被殺掉的。綠谷心想。


        然而,這張照片他不會刪掉的,因為照片裡的小勝,正視著自己啊。



- end.





喜歡有點點腹黑但很快又縮回去的綠谷。